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重言临渊 > 第七十一章 重启者

第七十一章 重启者

    在桂木恢复的第二天,一群士兵闯了进来,带头的,就是那个与他有过一战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阁下,这是要欣赏在下的睡姿吗?”桂木双手拿起被子,遮住胸口,做足小女子姿态。要说不怕,那是假的,以他现在的状态,就算是尹祁屠媚那女孩拿个锤子都能撂倒他,当然,六境的体魄还是在的,一般人想锤破他的防御,还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皇,想请你过去聚一聚。”前方的老人眯着那鹰眼,给少年的感觉,就像在看待猎物。

    “那在下可不可以先换件衣服呢?”桂木脸上露出笑容,很是应付。看着那老人的眼神,他心里恨得牙痒痒的。老东西,莫给老子有翻身的机会,不然,第一个给你买副棺材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侍魂抬手示意,他可以换了。好家伙,几十个大老爷们,就在这房间站着,目光也不看别的地,就盯着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桂木无奈之下,也只能搂着被子,强行换了套简装。随后,便被几个金甲卫兵押送出去。

    作为阶下囚,他原本不会被关在这里的,而是那森严的皇城底下蛮狱。只是尹祁屠媚为他求了情,使他才能在一觉醒来,看到的不是潮湿和压抑。

    押送他的路,走得很隐秘。他的脑袋上套了个黑色的袋子,完全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桂木心里有些许紧张,第一次感觉到,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要是动用空间法则逃跑的话,以现在的身体状况,最多只能移出这座皇城距离。但那样,他的身体会再次受创,他受伤的身躯也会完全暴露在这大荒之中,野兽可不会放弃这顿美味的食物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要怪只能怪自己,不应该掺到这混事来。希望我那便宜师傅真的有在看着吧。

    步行了一段时间,桂木模模糊糊的感知到,他好像上了一个长长的阶梯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黑色的套子从头上摘掉,桂木重新见到阳光,他双手被捆住,整个人被按在一张椅子上。

    在他上方,坐着一个不怒而威的男人,想必就是那位‘皇’了。

    他在观察着这周围的一切,同样,上方那个男人也在观察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北寒的人?”尹祁天道的声音很是低沉,传到他的耳朵却如炸雷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桂木听到他这话,顿时想了起来,装作一脸硬气。作为这颗星球的四大势力之一,北寒书砚,想必就算这大荒的皇族,也不敢轻易得罪吧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吗?”尹祁天道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‘势’,直压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桂木身上。

    这要是一般人呐,面对这种情况,他(她)也就招了。可桂木不是一般人啊。

    “我是安徒諗的私生子,他平时可疼我了,你不要乱来啊!”桂木面色不变,依旧那一副强硬态度。

    安徒諗,北寒书砚的阁主,当世中最为强大的几人之一。桂木下山前所了解的人之中,便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其实一般人可不敢把这些大势力的名字安在自己头上,要被人发现了,那他的下场,可就不能用一个惨字来代替了。

    尹祁天道眉头微皱,对于少年的话语,其实他是不信的。但奈何他长期处于大荒,对北寒的了解,甚微。且少年搬出的那个人,名头可真不小啊。

    本就站在端皇的对立面,若再来个北寒的话,荒族的处境,可谓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桂木在下方看不到那个中年男人的面庞,见他许久未曾说话,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,但面部的表情却伪装的很好,依旧是那一副强硬态度。

    “听媚儿说,你救了她。”声音再次传下,却比先前要来得温和些。

    “那大荒很危险呢,我担心公主殿下的安全,所以便想送她回家,可殿下给我指了个错误的方向。无奈之下,才与各位打了起来,莫怪!”桂木脸上带着笑意,想必那北寒的事,给自己增加了些许筹码。

    “放开他吧!”尹祁天道突然命令道。两个金甲卫兵立刻将他手上的禁锢解开。

    桂木从椅子上小心翼翼的站起来,双手轻轻的扭动,舒缓那手腕上的酸痛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很别致的房间,所有的东西都是用木头打造的。光线很暗,所有的物件都笼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守在这里的卫兵全部退出了这间房间,只留下那个男人与少年,孤独的对视。

    男人走下台阶,他的身材很魁梧,桂木撑死了,脑袋也只能到他的胸口处。

    他走下阶梯后,并没有理会那个站着的少年。而是走向房间里一处阴暗的角落。

    那里放着一些重兵器与兽牙,墙壁上镶着各式各样的石头,看起来十分的丑陋。他粗壮的手掌抬起,按在墙壁的其中一块石头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墙壁从中间两边分开了,桂木有些好奇的望向那边。

    石壁打开后,露出了一条隐秘的暗道。尹祁天道看了他一眼,率直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桂木左右瞧了瞧,便小心翼翼的跟了下去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在人家的地盘,乖乖遵循别人的规矩便好。

    在桂木下去后,那石壁便悄无声息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这条暗道很长,周围的墙壁上挂着石灯,为来人照明。桂木眼睛紧盯着前方那个男人,一只手轻轻碰触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这材质,想必比之那死亡葬瀑底下的建筑也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路的尽头有一扇石门,上面雕刻着一张巨大的王座和一条盘延的黑龙,它张开狰狞的八双翅膀,朝向那天穹咆哮。

    “这个场景,与那女孩说的一样。”桂木心中暗自想到,也默默地记下了这幅图。

    尹祁天道一只手按在石门中央的凹陷处。金丝从凹处蔓延,最后将石门染成金色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石门缓缓打开,一阵洪荒的气息从里面扑来。桂木眉头紧皱,这来的地方,好像不大简单。

    他跟着男子进入了石门,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,这里空间充盈的气体,不是灵气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在疯狂的吸纳这种未知气体,肉体恢复的速度居然在加快。

    “不必惊讶,这是上古的荒息。”尹祁天道看了一眼他诧异的神情,为他解释道。

    宇宙之大,蕴含着许多气,但大多数的气,都只能为气修所用。可有小部分特殊的,就比如这蛮荒世界的荒息,那是专门强化体魄的。诸神时代之后,荒息便从紫极上彻底消失了。没想到这里还存有。

    “您带我来这里是干嘛?”桂木任由身体吸纳这些荒息,但心里一直在提防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谈个合作。”尹祁天道还在往深处走,桂木见深厚的石门已经关上,望着他的背影,吐了口气,便紧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越是深入,越是让人震惊。这里的荒息是浓度都快凝结成液体了,周围的泥壁上竟有大陆上早已消失的时空玉。大陆上种种消失的奇物,都在这底下隐现。或许不是它们消失了,而是环境变了。

    尹祁天道带着桂木来到一棵金色的古树下。它浑身散发着柔和的光韵,金色叶子轻轻摆动,犹如有生命的舞姿。

    尹祁天道站在那古树下,手里捏着一片金色的叶子。他闭着眼睛,感受着那棵古树的气息。

    桂木在一旁细细打量,对这金树也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到这里吗?”尹祁天道依旧背对着少年。

    “合作?”桂木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只是我的私人要求。”尹祁天道转过身,像一片叶子扔给了桂木。他接过这片金色的叶子,端在手心细细琢磨。

    八条叶脉,一根主脉,上面有色彩流动,仿佛活着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荒族的圣兽,你所持的叶子,便是它对你的祝福。”尹祁天道慢慢说道,他眼中冒着金色焰火,便如上次揍他那般。

    “哦!”桂木望着他的眼睛,想起了不太好的回忆。金色的叶子缓缓融入他的掌心,手心好像多了一些金色的纹路。

    感受着身体里的变化,桂木心中的警戒却丝毫没有放下。他将手掌持于胸前,细细打量着手中那些金色的纹路。

    此时,他望着尹祁天道的目光中竟也带有金焰。荒血,刚才那片叶子含有最为纯粹最为原始的荒血。这东西的价值,可不比一颗含‘楔’的精神种子来的稀有。

    在宇宙中,这种行为通常被称为‘遗种’。一个种族为了防止日后的彻底毁灭,于外族人,做的一个交易:将完整的血脉交与他(她),若日后本族消逝,那他身上所拥有的血脉,将是种族重启的筹码。

    这对于绝大多数被‘遗种’的生灵,都是利大于弊。多出的血脉,会储存在血脉的信物上,不会影响到原本血脉的纯净性。如桂木先前那片金色的叶子,便是信物。

    当然,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享受重启者的优待。重启,就代表,即使本族毁灭,重启者依旧能在宇宙中活下来。而这,就必须要求重启者本身要拥有非常可怕的实力,或者恐怖的天赋。其次,重启者会不会在本族灭亡后重启,这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难点。

    但一般情况下,进行‘遗种’的种族很少会考虑到重启者会不会进行重启,因为那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“纵观宇宙,千千万万的种族,没有任何一族敢说自己能永恒存在,他(她)们有的淹没在历史中,有的还存在战场上。”尹祁天道脸上很是平静,好似在自言自语,与那隔空的亡灵对话。

    “荒族迟早会消失的,只是我不希望,世界都遗忘了,曾经有这样一个种族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信任我?”桂木望着手臂上的鳞片,缓缓说道。一个毫不了解的外人,居然敢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送出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我信任你,而是圣兽,很喜欢你身上的气息,选择了你而已。”尹祁天道望着那棵金色古树,眸中的金焰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“气息?”桂木心中升起疑惑。但他并没有当场询问,只是将它埋在心底的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你的年纪只有十五岁吧?”尹祁天道突然问到。

    桂木皱着眉头,犹豫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尹祁天道这时转过身来,走到他身前,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?”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hfthy.com 
 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hfth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