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太一幻梦 > 在人间 第七十四章 又见芳华

在人间 第七十四章 又见芳华

    含香在彩蝶的簇拥下来到了百花亭,红烛走出亭子迎了上去,笑道:“妹妹可真是大忙人啊,可有些日子没有过来了,我这满园的蝴蝶可是想你想的紧,若不是有这园子里的花哄着,怕是都要飞走去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含香迎上去握住红烛的双手,嗔道:“姐姐又在打趣我,我一个闲人哪有什么事可忙,我是怕来的太勤了要讨姐姐嫌弃。”

    红烛呵呵笑道:“我可不敢嫌弃你,我们的小美人可是有许多青年才俊在背后撑腰呢,最近我这芳华苑的生意可不怎么景气,说不定哪天我还要靠妹妹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的芳华苑可是富得流油,要是连姐姐都没饭吃了,那妹妹岂不是早已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红烛抿嘴笑了笑,然后目光转向含香的身后, “妹妹今天还带了两位公子过来,是看我这芳华苑生意太过惨淡,给我介绍的客人吗?”她的视线在独孤止水和顾伯青身上稍作停留,便快速收了回来。独孤止水看着与含香交谈的红烛,心中有些复杂,有淡淡地惊喜,又似夹杂着些许失落。

    “姐姐休要再取笑我了。”含香脸色微囧,“还没给姐姐介绍。”她指着顾伯青说道:“这位就是最近在阁里非常出名的顾公子,姐姐消息灵通,应该听说过。顾公子画作的极好,我看过香秀姐姐的画像后实在也想要一幅,所以今天把顾公子请来了。我那小院太过素淡,便想着到姐姐这里来讨个漂亮些的背景。”含香又对顾伯青说道:“顾公子,我身边这位就是这芳华苑的主人,红烛芳主。”

    顾伯青拘谨地抱了抱拳,“见过芳主。”

    红烛眉眼含笑,“公子不必这么拘谨,我这芳华苑是寻欢作乐之地,放松些便是。”说完,红烛的目光又飘到了独孤止水身上。

    含香见状,忙介绍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含香差一点说出“顾公子的老板”,还好她及时反应过来,并没有把话说完,也是在此时,她才发觉自己忘了问这位“顾公子的老板”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含香心思急转间,红烛率先开了口,“独孤公子可是有好些日子没有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独孤止水笑道:“芳主这里消费太高,我可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含香心中松了口气,随即疑惑道:“姐姐认得这位公子?”

    “独孤公子到我这儿吃过一次酒。”红烛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可能对我这芳华苑有些误解,”红烛眸子灿若星辰,“并不是每一位客人都像风公子那么出手大方,平日里到我这儿来的,大多数人也就吃些酒菜,叫上那么一两位姑娘跳个舞或者唱个曲,花销算不得太过昂贵。”

    “芳主若是知道我现在的工钱,怕是不会这么说了。”独孤止水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“公子在医馆做工想必也不是为了谋生计,那点收入自然是做不得数的。我这阁里最近生意惨淡,公子可要多多接济我们啊。再不济,公子闲时过来赏赏花,钓钓鱼,给我这园子添些人气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芳主此话当真?我可是不在意这张脸皮的。”

    红烛呵呵笑道: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含香听着两人的对话,大概听出了些意思,“那位风公子出手究竟是有多阔绰,竟然让姐姐为此专门解释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那里世家子弟和青年才俊络绎不绝,风公子可不一定能排的上号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信,能让姐姐都觉得出手阔绰的,想必应该是位大金主,姐姐改天可要把这位公子介绍给我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下次他来时我便差人把妹妹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怎么不见红绫妹妹,方才我还瞧见她在这亭子里。”含香似乎突然想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我让她回去招待客人去了,最近阁里账目不甚好看,她自然得多加努力。”

    花海中,含香寻了处颇为素雅的花丛,旋即以肘撑地,以拳抵额,侧躺了下去。她姿态慵懒,双腿随意地蜷缩着,眼眸半毕,看起来昏昏欲睡。待她摆好了姿势,她依然半闭着眼睛问道:“顾公子,我这样的姿势怎么样?”

    顾伯青刚刚摆好画架,连忙打量了含香一眼,顿时眼前一亮。含香半卧在花丛中,身体一动不动,她的气质与周围盛开的花朵极为相合,构成了一幅非常静谧和谐的画面,而在这样一片美好的静态图像中,几只扇动着翅膀的彩蝶如同点睛之笔,为这画面平添了一些动感和色彩,将整个画面的气氛衬托得愈发安宁。顾伯青呆了呆,直到含香忍不住睁开眼睛望向他,他才如梦初醒般移开了目光,嘴里只仿佛自语般念叨着:“好,真好,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含香松了口气,又半闭起眼睛。顾伯青深吸了一口气,坐下开始准备各色颜料。

    百花亭中有一张石桌,独孤止水和红烛相对而坐。红烛见含香摆好了姿势,顾伯青也支好了画架正准备落笔,她收回目光,看了坐在对面的独孤止水一眼,轻轻抿了抿嘴,然后拿起面前的茶具开始沏茶。不知何时,独孤止水的目光转到了红烛手上。看着红烛行云流水一般烫壶、置茶、温杯、洗茶……独孤止水只觉得她的动作有种说不出的美感,虽然他并不懂茶艺。

    红烛一番忙碌之后,将一杯茶奉到独孤止水面前,说道:“公子尝一尝。我的茶艺不精,公子可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独孤止水盯着面前散发着淡淡香味的茶盏,喉咙微微滚动了一下。听到红烛的话,他忙说道:“我是个粗人,不会品茶,真怕浪费了芳主的好意。”说罢,他端起茶盏一饮而尽。许是喝的太急,他接着不可遏制地咳嗽了两声,然后夸赞道:“芳主手艺真好,这茶虽然有点苦,但这个苦味一点都不让人难受,比我在馔玉楼喝过的茶水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红烛此时正有些呆滞,听到他的话,忙收了收表情,说道:“馔玉楼本就不是喝茶的地方,且那儿平日里客人很多,自然也没那么多闲时间来慢慢沏茶。”

    独孤止水一边饮茶一边和红烛闲聊,他把最近从馔玉楼听来的坊间秘闻拿出来,讲的有声有色。红烛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姿态,不时补充几句,对那些坊间秘闻表现得极为熟悉。

    不似坊间传说那般惯于添油加醋,总带着些炫耀意味,稍加推敲往往便能发现不合理之处,红烛知道更多事情的关键细节,且更合常理,经得住推敲。比如坊间传闻最近朝廷要大肆提拔寒门士子,皇帝陛下想要削弱大家族对王朝军政的控制,以后三大家族再难控制选官之路。对此红烛解释说,皇帝陛下想要削弱大家族的势力是真,但提拔寒门士子不可能做的太过火,短时间内选官之路依然会在很大程度上被大家族把持,且新近提拔的寒门士子均无朝堂根基,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,就算是皇帝陛下也不能强行把被大家族把持的权力交到这些人手上,这意味着寒门士子在朝中无依无靠,举步维艰,短时间内很难形成一股可观的力量。

    独孤止水又谈到东边商国出了个少年天才,年仅十三岁便迈入了武宗境界,直接被神武坛破格免试录取,听说神武坛一位长老还点名要收他做关门弟子。红烛笑着补充了几句,原来那少年是个天生武者,打从娘胎里出来就会修炼,所以他能在十三岁成为武宗一点都不稀奇。独孤止水听得一阵咋舌,竟然还有人天生就会修炼的。

    独孤止水惊讶于红烛对于外界消息的了解程度,不由感叹醉梦阁消息能力的强大。一番交谈,独孤止水感到受益良多,正待他想着如何不着痕迹地询问一些事情时,红烛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:“公子出来有段时间了吧?不知道医馆是否有人?”

    独孤止水怔了一下,随即嘴角抽搐,连忙爬起来,丢下一句“改天再聊”,便迈开步子离开了芳华苑。待独孤止水走远,红烛才收回目光,她端起茶盏抿了一口,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独孤止水急匆匆回到医馆,发现风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。店里除了风先生,此时还多了个人,那是一个穿着锦衣的青年,他五官柔和,看起来和顾伯青年龄相仿。他正好奇地打量着医馆,风先生依旧扎根在躺椅上,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。独孤止水走进医馆时,那青年看了他一眼,然后便要离开。独孤止水见难得有人来一趟,虽然他知道对方多半也和自己第一次来时一样出于好奇过来看看,还是问了一句:“客官要抓药或者问诊吗?”那青年已走到独孤止水并肩处,闻言转过头来,诧异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这儿的伙计。”独孤止水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青年轻轻点了点头,“我只是路过,碰巧过来看看,以后若是有需要,会再来的”,说罢,不等独孤止水回应,那青年就走出了医馆,直奔对面的醉梦阁。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hfthy.com 
 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hfthy.com